English 设为万博manbetx官网登录内网登录邮箱登录VPN

官方微信

啃下脱贫攻坚“硬骨头”
——代表委员为教育脱贫攻坚建言献策(上)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19-03-12      来源:中国教育报

  3月7日和3月8日,习大大总书记分别参加了甘肃和河南代表团的审议。在甘肃代表团他指出,今后两年脱贫攻坚任务仍然艰巨繁重,剩下的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在河南代表团他强调,打赢脱贫攻坚战,是今明两年必须完成的硬任务。

  2019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极为关键的一年。在这将要铸就人类反贫困历史上光辉新篇章之时,教育该啃下哪些“硬骨头”?

  打好控辍保学歼灭战

  “控辍保学是四川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朱世宏在接受中国教育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能否啃下这块“硬骨头”,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受各种因素制约,大凉山一直是近年来社会关注的热点。作为“三区三州”之一的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是重中之重、坚中之坚,这里成为全省乃至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

  朱世宏说,2018年9月底,四川省政府教育督导委出台《关于全面深化民族地区控辍保学工作的通知》,建立和试行“户籍与学籍系统定期比对、义务教育学生身份证学校集中托管、超龄生学业补偿、依法强制劝返复学、严厉打击违法用工”5项制度和政策。

  “通过学籍和户籍比对核实,摸清凉山州义务教育阶段实有失学辍学儿童少年人数,为凉山州教育长远发展特别是‘控辍保学’提供了基本科学的数据依据。”朱世宏说,下一步,四川将进一步落实各地各校责任,在精准施策上下功夫,分清因就学不便、家庭经济困难、身体残疾、父母外出务工、学习困难等失学的具体原因,有针对性地出台控辍保学措施。

  受各种因素制约,四川民族地区贫困面广、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从精准扶贫大局出发,从2016年春季学期起,四川针对民族地区启动实施15年免费教育,全面免除民族自治地方51个县(市)公办幼儿园3年保教费和公办普通高中3年学费、教科书费。

  “四川把‘控辍保学’作为教育脱贫头等大事来抓。”面对突出问题,朱世宏态度坚决,凡辍知识题突出、适龄儿童少年辍学在外游荡或打工的县,对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教育脱贫摘帽评估复查实行“一票否决”,并对县级政府主要负责人问责。

  打好办学条件攻坚战

  “之所以成为深度贫困地区,一个突出原因就是原有基础薄弱、教育发展历史欠账多,办学条件亟待补强。”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教育厅厅长蒋昌忠接受中国教育报记者专访时直面核心问题。

  为此,湖南省精准靶向、定点施策,启动实施了“芙蓉学校”项目。2018年4月11日,湖南省教育厅公布《湖南省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攻坚实施方案(2018—2020年)》,确保2020年前每一个深度贫困县建设一所规模适中、条件达标、风格统一、办学质量和管理水平较好的寄宿制义务教育学校。

  “大家将以补齐教育短板为突破口,严格按照‘三个新增’要求,教育新增资金、新增项目、新增举措进一步向包括湘西自治州保靖县、泸溪县、古丈县等11个深度贫困县倾斜,切实打好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攻坚战。”蒋昌忠坚定地说。

  与湖南有同样做法和获得感的还有来自“三区三州”的青海藏区。全国人大代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回族自治县教育局教研室副主任孔庆菊向记者坦言,“如今,农村学校的硬件条件跟城市学校的一样好”。

  学校大变样的背后,是青海对深贫地区投入力度的不断加大。2018年7月,青海出台《青海省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攻坚实施方案(2018—2020年)》,明确相关教育转移支付存量资金优先保障、增量资金更多用于深度贫困地区教育发展和建档立卡贫困学生受教育的需要。

  “学前教育可以说是深贫地区短板中的短板。”朱世宏说,四川直面这块短板,迎难而上、全力破解,全面实行“一村一幼”计划。2015年,凉山州在全省率先启动“一村一幼”计划,在村级开办幼教点。2018年,“一村一幼”政策已覆盖四川全省民族自治地方51个县市。

  打好一线教师补给战

  “补充教师!”这几乎成为了所有代表委员们一致的意见。

  在深度贫困县,人才“引不进,留不住”是制约教育发展的一个瓶颈,培养本土化人才势在必行。

  朱世宏分析说,四川民族地区失辍学的主要原因不是贫困,而是听不懂普通话导致的厌学辍学。为帮助幼儿在学前阶段过好普通话关,四川省启动“一村一幼”辅导员能力提升计划,决定用3年时间对辅导员进行全员培训。2018年安排3000万元资金委托14所师范院校对5000名“一村一幼”辅导员进行了一个月的暑期普通话和保教技能培训。2018年9月,凉山州第一所独立的公办普通全日制高等专科学校——西昌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正式开学。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多次深入大别山革命老区实地调研革命老区脱贫攻坚情况,发现教师政策存在“夹心层”的问题。

  在李和平看来,与全国很多深度贫困地区一样,大别山革命老区财力基础薄弱,办学条件和教育质量亟待补强。“但由于大别山革命老区有部分县区不在国家和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范围,现行乡村教师支撑计划政策没有覆盖,造成这部分县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反而落后邻近贫困县。”

  “国家应充分区分和系统考虑非贫县的贫困问题。”李和平建议,在实施特岗计划、国培计划、“三区”人才支撑计划、教师专项计划、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等乡村教师支撑计划政策时,将不属于国家和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大别山革命老区县区纳入政策实施范围,进一步支撑大别山革命老区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山西省委会主委王维平则提醒注意贫困地区乡村教师区分度的问题,他建议完善教师交流制度,按照越往基层、越往艰苦贫困地区补助水平越高的原则,建立城镇周边学校、经济较好乡镇学校、贫困乡镇学校的三级教师定位制度。设立贫困地区乡村教师岗位津贴,吸引优秀人才投身贫困地区教育事业。

  本报北京3月11日电

  《中国教育报》2019年03月12日第1版 版名:要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