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万博manbetx官网 >> 大学学术版 >> 高端访谈  

行业特色型高校的责任与坚守

——访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郑晓静


2015年06月18日


  导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促进高校在不同层次、不同领域办出特色,争创一流。行业特色型大学无疑成为我国高等教育多样化和特色化发展的排头兵。那么,当原有的行政隶属关系不复存在,行业特色型大学如何定位自己的办学方向?如何面对多科化和综合化的挑战,坚守自身的特色?在新的历史时期,如何肩负国家需要和满足个人需求的教育使命?本期高端访谈栏目围绕这些问题对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郑晓静进行了专访。

  行业特色型高校的责任与坚守

  ——访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郑晓静

  记者:张男星 桂庆平

  国家富强不仅仅只是经济总量的增长和人民物质生活的富足,公民整体素质和道德素养的提升更为关键,而这一点,也正是高水平大学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和高水平大学是高等教育发展的外在目标、间接目标。立德树人、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才是教育的本质目的和直接目标。大学,特别是高水平大学不是简单的培训机构,它承担着道德教化和常识传授与转化的双重使命,因此,两者一定要结合起来,既要敬重学生的个性化发展要求,又不能被学生牵着鼻子走,而是要加强引导,帮助学生的成长,学校有这个责任。每个个体的自我发展,都是从幼稚走向成熟、从当前走向长远、从个体走向整体的过程,最终汇聚成积极进取、推动社会进步的整体能量。

  《大学》:郑校长,您好!今天,在不同领域争创一流的高水平大学目标,已经成为了高校改革与发展的重要指向。您如何理解高水平大学这一目标追求?

   郑晓静校长(以下简称郑校长):不可否认,要使我国这样一个高等教育大国成为高等教育强国,的确需要有一批高水平大学,包括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这也是广大人民群众希翼自己的子女上好大学、接受高质量大学教育的热切期盼,更是实现中国梦、强国梦的重要基础。大家都清楚,国家富强不仅仅只是经济总量的增长和人民物质生活的富足,公民整体素质和道德素养的提升更为关键,而这一点,也正是高水平大学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但是,我个人认为,教育的根本目的还不仅仅如此,最根本的还应该是立德树人,是激发学生自我发展的潜力和动力,引导学生在实现自身全面发展的过程中推动社会的进步。大学首先就是要培养出一批批具备专业常识和富有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基本素养的学生,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实现大学自身的发展,成为高水平大学;服务国家建设,成为高等教育强国;推动社会的进步,成为能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和谐社会。因此,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和高水平大学是高等教育发展的外在目标、间接目标。立德树人、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才是教育的本质目的和直接目标。如果只关心外在目标、间接目标,而忽视了教育的本质目标、直接目标,教育就被异化了。

  《大学》:那您认为在现阶段各个高校努力推动高水平大学建设的过程中,是否已经存在这种“异化”的倾向?

  郑校长:在实际办学实践中,相对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来说,建设什么样的大学有更加显性的可量化的指标可以衡量,比如经费、论文、学科、人才等,更加容易对比、评价,因此,大家往往比较容易关注、追求这些外在目标,从而不同程度地模糊了“为什么要办高水平大学”的初衷,有时甚至偏离了教育的本真:以人为本,以学生为本。我始终觉得,学校不应该是“加工厂”,学生也不应该被视为可以被教育教学过程锻造的毛坯,他们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否则,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就有可能被忽视,学生内在的求知欲和学习主动性就很可能会被泯灭。大家的教育不是把学生“锻造”或“塑造”成“材”,而是帮助他们自我发展,这才是真正的教育。

  基于这一出发点,2013年以来,大家在全校范围内开展了教育教学思想大讨论,一个核心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不断地解放思想,改变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模式,探索从“以学科为本”向“以学生为本”、从“以教为主”向“以学为主、教学相长”,从“要我上课”到“我要上课”的转变。这里,值得指出的是,我并不赞成“学生想学什么,学校就教什么”的教学模式。因为大学,特别是高水平大学不是简单的培训机构,它承担着道德教化和常识传授与转化的双重使命,因此,两者一定要结合起来,既要敬重学生的个性化发展要求,又不能被学生牵着鼻子走,而是要加强引导,帮助学生的成长,学校有这个责任。因此,我也不完全赞同“学生顾客论”的说法,如果因为学生交钱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觉得对于大学来说,无疑是在推卸应负的责任。 

  《大学》:如何实现大学的办学目标向教育本质的回归?

  郑校长:我感觉目前特别是在教育教学环节中有两点非常关键。一是要真正认识学生。在信息化条件下,常识呈爆炸式增长,学生的思维非常活跃,获取常识的途径越来越多样和快捷。这种主客体的极大变化,给传统教学管理理念,以及传统观念中的师生关系都带来了强烈的冲击。就是说,以前那种照本宣科的教学方式根本无法吸引学生,并且也远远不能满足学生的需求,教师已经不能再做常识的传声筒和代言人,而是应该做帮助学生成才、常识转化和创新的引路人。“慕课”(MOOC)大家都知道,它对传统的课程教学带来了极大挑战,但是我始终认为,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大学的学习、学术氛围是不可替代的。那么,对于学校和教师来讲,就是要帮助他们形成正确的思维方式和分析研判习惯,具备把书本常识转化成自己的常识进而转化为成人力量的能力。二是要充分理解学生。我经历过这样一件事,在一次座谈会上,一个青年教师很得意地放了一段让学生说出自己梦想的录像,大多数学生的梦想很具体很现实,其中一个女生说的是:我要减肥。后来,这个青年教师听到一些指责,认为应该教育学生像周总理那样,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作为校长,我很想保护这位年轻教师的探索热情,于是把她请到办公室,肯定了她制作的录像的积极意义:学生大胆地表述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哪怕这些想法有些幼稚和狭隘,都应该得到包容和理解。在没有明确宏伟目标之前努力做好当下之事,也是有积极意义的。应该相信他们,在努力实现自己近期愿望的过程中,能够逐步成长起来、积累实现目标的自信,进而树立起更加宏伟的目标。每个个体的自我发展,都是从幼稚走向成熟、从当前走向长远、从个体走向整体的过程,最终汇聚成积极进取、推动社会进步的整体能量。我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后建立了“相约校长”制度,每次和学生座谈,学生都会提很多问题和建议,不管具体问题如何,我都能感觉到他们非常渴望被理解,同时也有很强烈的参与需求。所以,大家就努力发挥他们对学校管理的参与积极性,引导他们共商校是,在这个过程中也很好地促进了学生成长,取得了积极效果。

  行业发展有周期性和波动性的特点,行业特色大学自然难免会遇到学科发展的低潮期和高潮期。要坚守住行业特色,我认为,首先就是应该坚持面向前沿,坚持学科发展的前瞻性,认清学科发展的趋势和方向。其次应该坚持面向发展,不断增强已有优势学科的交叉性和渗透力。不同类型和层次的高校,都有自身的优势和特点。相对于其他高校来说,行业特色型高校的一个显著优势就是毕业生能够相对直接地在解决行业发展需求或瓶颈问题中提升和展现才能。社会服务其实可以分类,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学校为社会提供了多样化的社会服务,实现了互补。行业特色型大学,更多的是满足行业需求同时又能引领行业发展。

  《大学》:在高校办学综合化取向偏重的今天,怎样坚守大学的行业特色?

  郑校长:行业发展有周期性和波动性的特点,行业特色大学自然难免会遇到学科发展的低潮期和高潮期。因此,在发展的初始期或低潮期坚守行业特色是不容易的。有些学校选择向综合型大学发展以降低仅限于行业特色所带来的办学风险,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更多的行业特色大学还是应该坚守自身的特色。

  要坚守住行业特色,我认为,首先就是应该坚持面向前沿,坚持学科发展的前瞻性,认清学科发展的趋势和方向。比如说机械学科曾经也不是热门专业,但随着与计算机技术和数字化控制等的深度融合,顺应了现代制造业的需求,机械专业有了新的发展。而一个典型的反面例子就是柯达企业的破产,老守着胶片,最后被数码技术替代了,被行业淘汰了。预见到行业将来的发展趋势和走向,对行业特色学校的发展是很关键的。这需要有立足学科前沿的科学研究。2013年,学校成为该年度在信息领域同时囊括国家三大奖的唯一单位,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坚守行业特色与面向前沿是相辅相成的。

  其次应该坚持面向发展,不断增强已有优势学科的交叉性和渗透力。对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这样一个以电子信息为特色的学校,无论是以信息化为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还是党的十八大把信息化作为“新四化”之一,都同时为大家带来了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在信息化大背景下,如何发挥既有的学科优势并扩大优势学科的辐射效应和引领作用,是大家一直思考的问题。2013年,在学校教代会上,大家明确了学校今后一个时期的发展思路:“立足西部、强军拓民、育人育才、服务引领、团结实干”,并实施“拓展提升战略”。就拓展而言,2013年,大家成立了空间科学与技术学院,就是希翼能在国家急需的深空探测领域发挥大家已有的学科优势。该学院成立不久,大家就组织申报了“临近空间高速飞行器等离子鞘套信息传输理论”的民口“973”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部的批准。在提升方面,大家坚持在服务需求中提升质量、走向一流。大家也提出坚持“崇尚学术、回归工程”,强调无论是人才培养还是科学研究,都要主动把握国家、行业、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关键问题、善于从这些关键问题中提炼出重要科知识题,并在解决问题过程中,推动科技进步,提升办学实力。而这一点,正是目前很多工程教育所欠缺的。

  《大学》:行业特色型大学在培养高水平学科人才方面有比较优势吗?

  郑校长:不同类型和层次的高校,都有自身的优势和特点。相对于其他高校来说,行业特色型高校的一个显著优势就是毕业生能够相对直接地在解决行业发展需求或瓶颈问题中提升和展现才能。以西电为例,2013年,大家又新增中科院院士1人。这样,仅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西电毕业生中的两院院士就有8人,名列全国高校前茅,作为一所西部高校来说,实属不易。这些院士大多都在电子信息领域为服务国家需求做出了重要贡献。如果说有比较优势的话,那就是行业高校能更直接地服务国家需求。除此之外,我认为还应该更加注重“厚基强实”。“厚基”就是给学生发展提供比较宽厚和扎实的基础学科,尤其是数学、物理方面。“强实”就是强化学生的实践能力,着力增强学生的动手和操作能力。例如在本科生中,大家就鼓励学生在做中学、做中研、做中创,设立了本科生学术活动基金、本科生创新创业基金,推动学生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就是想在培养学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同时,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兴趣和创新活力,这一点对于学生的成长至关重要。同时,更加注重弘扬学校“肩负国家使命”的学问传统。1931年,学校正是创立于革命战争事业的需要,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已经融入学校发展的始终,成就了100多位将军和杰出的商业、政治精英。如今,大家积极引导毕业生“顶天立地”(“顶天”是指到关乎国家经济命脉的国家重点行业和重点单位就业,“立地”是指到西部和基层就业),也确实在服务国家建设方面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大学》:行业特色型大学的人才培养是否更具订单服务的特点?

  郑校长:社会服务其实可以分类,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学校为社会提供了多样化的社会服务,实现了互补。另外,服务的表现形式也不一样,高职类院校更多的是服务对接,而行业特色型大学,更多的是满足行业需求同时又能引领行业发展。因此,不能囫囵吞枣、同质化地来理解所有高校的社会服务。

  对于西电来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毛爷爷同志在19491127为我校前身中央军委工校的题词。在学校83年的办学历程中,不管是革命战争还是国家建设的需要,不管是国防现代化建设,还是行业、区域经济社会的创新发展,都是西电的服务对象。这种服务,是为国家提供创新型且能推动和引领社会进步的高层次人才需求的服务,是在坚实的学术研究基础上提供高水平、有深度、能引领的服务。简而言之,就是大家在学校发展思路中提到的“服务引领”,就是既能够自觉主动地服务国家和区域发展,又能够从实际的关键瓶颈问题中提炼出学术研究前沿的关键科知识题,产出引领性成果,提供引领性的人才和智力支撑,以及通过学问传承与创新,引领社会风尚。

  在学生成长的过程中,学校通过两个方面引导学生去国家需要的地方就业。一方面是常识内化和应用的引导。另一方面就是学生未来的职业方向的引导。引导学生“均衡就业”。引导学生“均衡就业”是行业特色高校的一种育人责任和社会责任。在当下市场经济环境下,作为高校来说,一方面大家要敬重学生的自主选择,另一方面也应该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引导毕业生到国家需要的岗位去,以此来促进国家艰苦地区的需要和市场自由选择之间的相对均衡。

  《大学》: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行业特色型大学特别是像西电这样就业非常好的高校,如何引导学生共同去坚守国家需要呢?

  郑校长:这个问题非常现实,西电的毕业生一次性就业率本科在96%以上,研究生在100%,属于国家就业50强高校之列,大家的学生可以去很好的企业,就业质量也很高。所以,刚才的问题问得很对,确实需要引导。

  在学生成长的过程中,学校通过两个方面引导学生去国家需要的地方就业。一方面是常识内化和应用的引导。在这个过程中,学校通过与军工集团加强联系和合作,联合培养学生,增强学生对国防军工的了解,激发学生献身国家建设的热情;对保送研究生,采取双导师制,在完成基础课程后,就到科研所里做课题。同时,学校也鼓励和支撑教师,特别是青年教师,到科研院所挂职和做科研项目,加强联系。通过这两种方式,教师和学生都增加了对军工集团的认识和了解,在从业选择上,有了更加明晰的思考。

  另一方面就是学生未来的职业方向的引导。学校很多专业都是瞄准国家发展需要开设的,肩负着国家的责任。比如围绕深空探测方面研究,成立了相应的学院,这些学院毕业的学生,大家就引导他们服务国家,把个人成长的梦想和国家民族复兴梦结合起来,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再比如,在“神十”发射成功后受到和陪同习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有功人员中有数位我校校友,大家及时地宣传和引导学生,激发学生的爱国热情和服务国家的责任感,引导学生“均衡就业”,收到较好的效果。近年来,我校毕业生到国家十大军工集团和艰苦地区就业的人数不断提高。

  《大学》:您刚才提到的均衡就业,是否是行业特色高校的特色?

  郑校长:我认为,引导学生“均衡就业”是行业特色高校的一种育人责任和社会责任。计划经济时代,西电的毕业生全都是按需分配到军工集团艰苦行业去支撑国家建设。在当下市场经济环境下,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学生通过市场自由选择就业实现个人价值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国家发展的角度看,一些艰苦地区和重点单位同样也需要大家的学生去建设。那么,作为高校来说,一方面大家要敬重学生的自主选择,另一方面也应该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引导毕业生到国家需要的岗位去,以此来促进国家艰苦地区的需要和市场自由选择之间的相对均衡。特别想说明的是,大家说的是相对均衡,绝不是对半平均。学校更多的是主动地引导学生,通过教育、奖励等多种方式,积极鼓励学生志存高远,担当起服务国家需要的责任,到十大军工集团和艰苦地区就业,在融入国家需求中实现学生的自我发展。

  如果说女校长有什么优势的话,可能是比较能够更多地关注到别人的内心感受,这一点,特别是在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今天,女性特有的敏感性和体察力,可能更能体会到学生和老师的内心需求,更有助于推进学校的和谐以及民主管理。大学的教学与科研不应该是割裂的关系,它们在推动、引导常识转化、促进人才全面发展的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人才培养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大学》:您认为您的办学理念与您的女性特质有关系吗?

  郑校长:这个问题没想过,应该没有关系吧,无论是作为学者从事科学研究还是作为校长从事管理工作,我很少有性别意识。现阶段,大学管理者男性居多,可能是因为男性的思维更理性一些。不过,我的专业是力学,这是一个很理性的学科,它给予我的理性思维能力一个很好的培养和训练。如果说女校长有什么优势的话,可能是比较能够更多地关注到别人的内心感受,这一点,特别是在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今天,女性特有的敏感性和体察力,可能更能体会到学生和老师的内心需求,更有助于推进学校的和谐以及民主管理。这也许是发达国家,比如美国,一流大学中女校长的数目在增加的一个原因或者一种说明吧。当然,这与高校女学生和女教师所占比例越来越高可能也有关。我国高校的女学生、女教师比例也在增加,但女校长还是偏少,教育部直属高校只有4位女校长,中管高校目前还没有1位。

  《大学》:那您如何看待人才培养过程中大学教学与科研的关系?

  郑校长:从早期的人才培养到柏林大学提出科学研究,到威斯康辛大学服务社会的理念,再到现在学问的传承创新,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大学的职能也在不断发展演进。这一发展过程,一般都被看作为大学功能的丰富或者分化,但是我觉得,从教育的本质出发,这一过程也可以看成是一个不断寻求更好地培养人的探索过程。

  培根有句名言:常识就是力量。那么作为大学、作为教育工编辑,大家要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事实上,就是要帮助、引导他们把常识更好地转化为一种个人力量。这种力量的转化过程,包括通过教学活动的开展,通过学生自己的思考和消化内化为自己的常识和能力的过程;包括通过科研活动,运用这种常识,把理论的常识转化为现实的创造力,将已有的常识和技术通过研究和创新转化为新的常识和技术的过程;同时,也包括通过转化和创新来服务社会需求、推动社会发展的过程,也即社会服务职能的发挥。对于教师来说,既要做好教学工作,也要从事科学研究和服务社会,不断丰富自己的这种常识转化的体验,提升自己这种常识转化的能力,才能更好地帮助学生掌握这种转化的能力。这也就是大学的科研不同于研究所科研之处,它是为了教育的科研。因此,大学的教学与科研不应该是割裂的关系,它们在推动、引导常识转化、促进人才全面发展的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人才培养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大学》:谢谢您接受大家的采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